欢迎访问:欧美Av社区男人的天堂-色偷偷超碰男人的天堂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怀孕的前女友

怀孕的前女友

我在高中时曾交过一个女朋友--雪芬,我跟雪芬是高二暑假在工厂打工时认识的。
雪芬是念高职美容美发科的,高中毕业之后,我到北部念大学。而雪芬因为家庭环境的关係,并没有继续升学。她到高雄一家髮廊当学徒。
分隔两地的结果,彼此之间越来越少交际,就已经很少碰面了,在电话中聊天也越来越没共同的话题,没一年我们就分手了……
大学毕业后,我就去当兵了。当完兵退伍后,我又回到北部工作了。这十来年,我们几乎不曾再有过联络了。
但三年前,有回我在街上买东西时,竟然又碰到她。虽然她看起来有点胖,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她了……
她五年前嫁到这边来。真没想到时隔多年,我们竟又异地重逢。后来又陆续见了几次面,就很快热络了起来。
不过她的婚姻很不幸福……
先生是做泥水工的,因为经济不景气,工作很不稳定,连带收入也不固定,原本她先生就有酗酒的习惯,现在更因工作不顺遂,反而变本加厉只能以酒精麻醉自己,每次酒醉还常常打她……
那时候,雪芬都已怀有六个月身孕了。有一次,她先生又在家里喝酒闹事,两个人就起了冲突,她老公甚至还发起脾气动手打她。
结果,她老公发完脾气就跑出去了。她在家里一不小心就跌倒了,痛得赶紧自己叫计救护车载去医院。
经过检查,幸好没有大碍,胎儿也没影响。不过医生还是叫她住院观察个几天,确定没有问题之后,再出院。
而她先生酒醒之后虽然有去医院看她,却是待没多久,就又跑掉了。她越想越气,就打手机call我。我赶忙跟公司请假跑去医院看她。
我到医院时,她正躺在床上吊着点滴。
那个病房有三张床,刚好那时候其他两张床都没病人入住。我就拉张椅子坐在她旁边,陪她说说话,也聊起以前高中的往事……
聊着聊着,我们竟谈起我们年轻时还在念高中的时候,两人第一次做爱的情形……
两个十六、七岁的小孩子,第一次做那种事,当然是趁着家里大人不在,两个人躲在家里房间,乱搞一通,没插进去还不打紧,还乱喷一地,真是超尴尬,超紧张的……
提起这些陈年往事,年少轻狂啊,也难得让雪芬苦闷的脸上露出笑容。
因为她是穿着医院发给病人穿的衣服,是那种连身裙式的宽大水篮色套衫,很类似家里穿的睡衣。胸前有一排钮扣扣着,下半身的裙身连腰带也没有,整件衣服显得相当宽鬆,不过倒很适合雪芬这种孕妇穿上。
穿着这身衣服,不知是医院的规定,或是雪芬为图个方便,她并没有戴上胸罩。
裙身已经够宽鬆的了,再加上质料有点薄,便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里头穿着一条白色的三角裤。
雪芬并没有把全部的钮扣全扣上,还留一个缝透着。
从这个缝隙可以很清楚地看到,那两粒浑圆的肥奶偶尔晃动的模样。
咦?!印象中,以前念高中时雪芬胸部没这幺伟大啊?!严格讲起来应该还算是平胸一族的!几时长成这般肥美的美乳呢?!
之前在街上遇到她时,由于她的穿着颇为老气,全身包得密不透风,丝毫看不出来她的上围藏着如此惊人的美乳啊……
以我目测,至少应该有36D吧!!
她的奶子坚挺浑圆,就像果冻般QQ软软地挺着,虽然有衣服罩着,但双乳的奶型,还是能够明显地看出来。所以她胸部的这对D奶也就轻易地将衣服的前胸部份高高地往上撑起。
啊……水啦……一时之间,真是让人想给它咬一口下去啊。
这随之而来的冲动,竟也让我裤档里头的老二莫名其妙地勃起了……
于是我就告诉她,刚才因为看到她躺在床上如此撩人的模样,可勾得我的小弟弟凶起来了。
她听我这样一说,一开始脸上还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;没多久竟也噗、噗直笑了起来。
「我现在这样可没办法帮你灭火哦……」她倒亏起我来了,「不然……帮你打手枪如何?!」哈,这小妮子果然够贴心。
「这样不太好吧……你还躺在床上呢……」我站到她床边,握着她的左手,像呵护情人般说着。
「十几年没见,你的胸部尺寸也长大了耶……有D罩杯吧?!」我贼贼地问道。
「其实是36E啦……」她自己说着说着小嘴都有些不好意思地往上嘟起,一副她也是千百个不愿意的囧样。
「哇~啧~啧~」我听了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
「那你老公哩?!」
「别提那个烂人了,他不是跑去喝酒,就是去赌博了,工作也不好好做,我真是快被他气死了……」说着说着眼眶又泛红了。
「好、好……别提……别提……」我百般不捨地安慰她。
不过等她心情稍稍平静之后,她还是跟我提了些这几年来她的生活概况。
她事实上已经离过一次婚了。高职毕业之后,就到高雄一家颇有名气的连锁髮廊当助理。她跟我分手之后,陆续跟她们店里的男设计师、客人交往过,可是时间都不长久。
她在那家连锁髮廊待了五六年,存一些钱,就自己出来开了一家小美容院。她的前夫原本是她的厂商。两人在一起时,原本也没打算结婚,只是雪芬突然有了小孩,雪芬不想拿掉,为了小孩两人只好仓促结婚了。
谁知,婚后她前夫沉迷于六合彩,最后连原本正常的工作都辞掉了,甚至还当起组头来了,想说这样稳赚的。哪晓得几次输赢之后,得罪道上的兄弟,几次该收的本金收不回来,该放的彩金,赢家又不能不给,最后选择落跑一途。落跑前还逼雪芬签字离婚,狠心地抛下她们母女俩。
她现在的这个老公,则是她前夫的好朋友,因为彼此都认识,在她前夫欠债落跑之后,因为她有个两岁的小孩要养,她现在的老公知道她处境可怜,就三不五时地接济她。雪芬刚失婚时一开始还觉得要有个男人可以依靠,她也认为他还不错就跟着他了。没想到,又再次受到伤害。
她现在的这个老公,在南部原本是做工程的小承包商,这几年南部的建筑业一直很不景气,他又是酒、色、赌样样都来。景气好时,这些开销可能还可以应付。景气一旦陷入长时间的低迷不振,自己又没自觉要保守因应,当然再多的金山银山也不够花。于是事业就在挥霍之中垮了。
所以,这几年就靠着四处打零工维持生计。因此她也是去年才跟他从高雄上来北部落脚,她跟前夫的小孩还特别让自己的妈妈先帮忙带着。她自己是还有一技之长是还饿不死。原本打算在这儿租个店面开个美容院,应该勉强可以过活,没想到一时之间又怀孕了,一切只好等生完小孩再说了。
「你的手好冰哦……」听她说完这些,我弯下腰,很自然地握着她的手亲吻了一会儿。
「嗯……」她抿着嘴望着我,眼珠子又快要掉泪了。
也许是心疼这个旧日情人的辛苦处境,我竟很自然地凑过她的脸颊,吻了起来……
「小树,你好好哦……谢谢你呢……」雪芬心生感激地说。
「嗯……你现在这样子,我也很不捨,但我又不能为你多做些什幺……」我的嘴封住了她的唇。
温柔的舌吻逐渐融化了她的冰冷内心,或许也激起她内心渴望已久的慾望。
两条舌头在紧闭的空间,交互纠缠着,彼此吸吮推挤……
「嗯……好……好……舒……服……说……」雪芬已开始沉醉了。
打铁趁热,接着我开始展开另一波行动。
一开始,我先从耳朵着手,细细地舔着她左耳,然后轻轻吹着气……
「嗯……好……痒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哎……」她忍不住瘙痒噗嗤地直笑。
「小树……你这样……人家会受不了啦……哦……好舒服哦……嗯……」雪芬闭起了双眼,说得有气无力的。
其实、这种催淫技法,相信应该没几个女人承受得了的。尤其是眼前的这个女人,在此时应是最为敏感。也或许是她很久没有受到男人如此温柔对待了,所以更显激动。
爱抚的甜美滋味如潮水不断涌向雪芬的身体各个部位。性慾高涨的快感也迅速扩散全身。
她的左手紧握着床边的扶手,手指头来回抠着床单,儘管身上还挂着点滴,并且有孕在身,但身体也不禁扭动了起来,双腿更不自觉地伸缩开阖,
好一副淫蕩浪女的模样,竟让我心生莫名的慾念,好想再次佔有雪芬的身体啊!
于是,姦淫有孕在身的前女友,这个邪恶念头也就在我内心逐渐浮现。
看着她陶醉的神情,当然要打蛇随棍上啊……
我熟练地解开她上衣的钮扣,两侧翻开,她胸前的那两颗特肥大乳立时在我面前弹力十足地摇晃着。
啊……虽然已经十来年未见,但她的胸部竟然长成这般的诱人啊……
这对浑圆的美乳,上头各立着粗黑的乳头,大而明显的乳晕扩散围绕在乳头的周围。
想必雪芬应是常被她老公蹂躏才会如此吧?!真是太可惜了,为什幺自私的男人要如此暴殄天物呢?!
我有些不捨,于是特别温柔地吸吮着她胸前这两颗柔软的肥奶。
粗黑乾涩的乳头也特别需要我好好地吸入口中细细地咀嚼啊。
「嗯……小树……小树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哦……」雪芬似乎很享受我的吸吮,轻呼我的名字。
我的手也没闲着,趁这时穿过裙内开始紧抠着她的大腿根部,并不断地来回抚摸。
「嗯……哦……哦……耶……痒……嗯……好痒……嗯……」雪芬有如整个人都开始要燃烧起来一般的呻吟着。
「嗯……哦……耶……好……爽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小树……你怎这样……弄人家……啦……」雪芬对于我的侵犯,毫不以为意,甚至还颇为享受地低吟着。
「嗯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好久没这样了……小树……哦……」
在她呻吟的同时,我的舌尖继续轻舔着乳头,将乳头充分地吸吮咀嚼一番,藉由拉……扯……撕……咬……的细腻动作,再逐渐加大力度,就将两颗肥奶上的乳头彻底地蹂躏着。
「哦……人家很舒服……哪……小树……你这样弄……人家会想要耶……」雪芳闭着双眼,口里不断地喃喃碎念着,似乎很享受着我的奇淫舌技所刺激出来的快感。
哈……雪芬,我就是要把你搞到发癫啊--虽然也是带有一些趁火打劫、趁虚而入的罪恶感,但内心里头一想到第一次在医院这样搞孕妇(自己的老婆都还没这样配合呢!),光是想像的情景,就足以令人无比亢奋啊!!!
「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痛……轻……轻点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好爽……」雪芳忍住一丝痛楚,轻咬着唇,不忘提醒我。
舌头持续吸舔着乳头,在回过几圈之后,从乳房上围滑过,顺着乳房的曲线来到她的左边的腋窝。
我举起她的左手,让我的超级淫舌向着腋窝的中心部位舔去……
腋窝长着几棵稀疏的腋毛……浓浓的唾液与腋毛搅和着……尽情地吸吮着整个腋窝的周边。
高亢的电流应该就是从她的腋窝产生,再传向全身。
「嗯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好……痒……耶……」雪芳忍不住向我抗议。
「呕……小树……你……怎……会……这……幺……会……舔……啊……」
「小树……太……舒服……了……好……爽……哦……真是太爽了……」
雪芬禁不住我的舌吻所刺激产生的快感,几乎叫了出来。
没多久,我将左手从大腿根部再温柔地移到腰际的三角裤上缘,开始在三角裤的上方游移。
雪芬下体的阴毛不甚浓密,但还是她的蜜穴周围布成一个鬆散而突起的草丛堆,三角裤的外缘偶尔有几根阴毛窜出。
虽然隔着一件三角裤,但手指碰触着她的玉穴门口,就像多年不见的情人,因误会分开,再次见面,踌躇在她家门口,不断地来回踱步着,就是不敢踏入一步。
手指不断地来回,不断地张望,不断地叩门……
穿过蜜穴周围的草丛堆,阴部琢磨的阵阵的快感反覆刺激,逐渐让她兴奋得娇喘不已……
我问她湿了没?!
她说湿了。
「啊……小树……你这样弄……人家下面哪会不湿啊……嗯……你都乱玩人家啦……」雪芬嘟着嘴像个天真小女生般的抗议。
哈……说我乱玩你?!有没有搞错啊!你不是也把腿张得开开的?我心想。
看着时机成熟,我终于将手指伸进三角内裤的里面……哇,发现宝藏了!!
她的老公也太浪费了,竟把这幺一个水源丰沛的水库随意弃置,真不晓得脑袋里头是不是装屎!!!
于是我开始用手指往雪芬下体的神秘三角洲丛林前进摸索。一开始是稀落有致的丛林地带,再往下走,就来到神秘河谷了。
我刻意地不让手指进入她的蜜穴内,只在穴门口徘徊。然后又是轻轻地用手指上下抠着她的玉穴门……
光是这样的勾引,就已让她的蜜穴涌出大量的淫水,潺潺不绝啊。
那水量之大,还是头一回碰到。心想,又不是发生火灾,怎会流出这幺多水啊?
「喔……好舒服喔……机掰好痒哦……哦……真是好爽哦……喔……」雪芬忍不住地连连低声娇喘。
「喔……真是舒服喔……小树好会摸哦……多摸人家久一点……喔……」雪芬闭着眼睛,嘴里碎碎念着。好似十分享受这手淫的快感。
听人家说孕妇的性慾特别强烈,今天亲眼看到雪芬这样,果然得到证明。
「想要更舒服吗?!」我心虚地问道。
「你又要乱搞什幺啊?!」
「待会儿你就知道了……哈……」

详情按下不表,虽然是我的前女友,但是毕竟已经将为人母,时过境迁,能够再续前缘也是缘分吧
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夜晚的欲火 下一篇:让我们结婚吧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